<track id="fji97"><menu id="fji97"><em id="fji97"></em></menu></track><cite id="fji97"><form id="fji97"></form></cite>
    <track id="fji97"><menu id="fji97"><em id="fji97"></em></menu></track>
    <ruby id="fji97"><meter id="fji97"></meter></ruby>
    <rp id="fji97"></rp>
  1. <video id="fji97"><menuitem id="fji97"><option id="fji97"></option></menuitem></video>

    <cite id="fji97"><address id="fji97"></address></cite>

      <source id="fji97"></source>
        1. 首頁 >> 志愿文化 >> 志愿故事 >> 正文

          我的“復仇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21-12-20 09:13:00   來源: 中國青年作家報   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我第一次見他,是在一節停電的語文晚讀課上。

            我幫研支團團友亮仔代課!白屗麄兘M詞吧,順便練習查字典,他們挺喜歡的!

            八月份,剛上晚讀時,拉薩的天還透亮。我走上講臺,開場,忘了說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書本上的字句漸漸暗淡,我這才想起去開燈。

            同學們齊刷刷地看我,咔噠、咔噠、咔噠……燈始終沒有亮起。我望著對面通明的另一棟教學樓,愈發尷尬。

            幾秒的沉寂后,我就地取材,決定玩“擊鼓傳花”。敲擊黑板的聲音停止時,筆記本傳到誰手里,誰來組詞。

            同學們不論玩過與否,都表現出極大的斗志。

            我手握重權,從臺下欽點“擊鼓”人選。他穿著熒光色的球衣,實在打眼。

            “就你了!”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后來我才知道,他在學校大小也算個“名人”。亮仔通過我寥寥幾句描述便斷言:“你說的,八成是C。他可是四年級的老大!

            好家伙,一下就“擒”住了王。

            第二次見他,是在操場。那段時間,我答應班里(三年級1-5班)的小朋友,課上沒有輪到操作實驗的人,課后我在操場為他們補上。

            我的小朋友們迅速圍上來。他倒是機靈,等我反應過來早已穩坐最前面的位置。中途又好幾次搶下操作機會。

            果然,老大在爭奪資源上,從不吃虧。

            我的小朋友們還等著呢!

            “別看他不高不壯,打起架來,把倆六年級的都收拾得嗷嗷叫。班里和年級里,好多人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邊!

            這個王,不好“擒”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當然,更了解他的老師大有人在。沒有幾個說過他的好話。

            不寫作業、成績不好最是家常便飯,不時地吆喝著他的兄弟整點動靜才讓老師們頭疼不已。江湖上傳說,他幾乎吃過四年級所有老師的教訓。

            亮仔教這個班語文,我經常去班里聽課,死皮賴臉湊著一個學期20篇的聽課筆記。

            我有時會留意他。他好像愛走神、鼓搗、呼朋引伴。去聽其他課好像也是這樣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十月份的拉薩,早晚溫差開始加大。晚讀下了回宿舍,自己哆哆嗦嗦,一頭扎進孩子堆取暖。

            送班里的男生快到宿舍樓門,歡聲笑語中,一句極不尊敬的話穿刺耳膜。

            是他叫的老師。

            是說給我聽的。

            他和倆朋友,嬉皮笑臉,滿是挑釁和得意。

            我把它定義為“三人團伙惡性案件——我被罵了”。我震驚、生氣、窘迫。

            我做出最迅速的反應:“C,你們三個給我過來!”他大概沒想到,我竟然知道他的名字,愣了一下,站過來。

            還在笑。得逞后的嘲笑。

            我要求他道歉,不能笑,看著我,說三句話:“老師,我說了不好的話!薄袄蠋,我錯了!薄皩Σ黄!

            只要上面任何一個要求不滿足,就重新來。樓門口也算眾目睽睽,他沒有給我面子,幾次重來后,他的神色開始變得厭惡和不耐煩。最后,他瞅個空當,撒腿就跑。

            老師的“威嚴”碎了一地。此役,完敗。

            團友說我太軟弱。

            這事沒完!絕對沒完!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對我出言不遜只過了一晚,他連早讀都沒來得及上,就被我“請”進了辦公室。

            我說過,這事沒完。

            有早讀的老師都在教室,沒早讀的老師還沒到校。四年級的辦公室空無一人。我借團友的位置,決定了結此事。

            他局促極了,每一個細胞都在收縮。他恨不得把自己縮進空氣,消失,立刻、馬上,無影無蹤。

            他緊張、警惕,渾身都是防御的刺。

            他目光閃躲,慌張、掙扎,拼命想逃。

            他瘋狂摸頭、咬上衣拉鏈,手腳一刻不停地動,像無法控制。

            他的不安危如累卵,他把頭沉到底,未知使他恐懼、煎熬。

            盡管,我還什么都沒有做。

            我很震驚,難以接受。即便是個犯錯的普通孩子,也不至于如此反應過度。他可是“老大”,怎是這副慫樣?

            一時間,我竟不知如何報復眼前這個“可憐”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是的,戰斗還沒開始,我已經被刺疼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指著學生名單,故意問他。

            他答其他人的名字。再問,又換。再問,終于如實。

            “你認識我嗎?”

            “認識!彼林X袋。

            “你見過我幾次?”

            “四次。晚讀,操場,昨天晚上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還有哪次?”我還沒有想出答案。

            “現在!

            他漢語不好。我問他昨晚為什么說不好的話。他想解釋,我想聽懂,我們都竭盡全力。

            “你把解釋的話用藏語告訴藏文老師,我請藏文老師翻譯成漢語,這樣可以嗎?”

            他搖頭,焦急地,解釋得更賣力。

            比起我不放他,他更怕我把他交出去。

            后來我索性把想問的事都出成“選擇題”,他選了幾十次A、B、C,看上去沒有再騙我。

            其間,一位藏族老師進了辦公室,對著那個熟悉的背影問:“他又怎么了?”老師想幫我處理這事。

            “沒事,沒事!

            我們的問答依舊在繼續,聽起來毫無力度。藏族老師也明白了大概,笑笑走開。

            事后,我聽團友講起“老大”挨過的教訓,才覺悟,我那不痛不癢的“懲戒”是多么幼稚,令人發笑。

            我放了他,在鈴聲響起的一刻。

            早讀結束了。不過,這事沒完!澳阍敢庹n間操后來找老師挑戰一下站立60秒嗎?”

            他點點頭,我們拉鉤。他剛連續挑戰了“站立10秒”和“站立30秒”。

            那40秒里,他終于平靜下來,放松下來,像個正常孩子。

            “他是被打怕了!蔽覠o意判定教育方式的高下,只是他過度的局促和掙扎,揪著我不放。試試改變他。這是個危險的念頭,一旦開始期望,就要準備好接受一切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課間操后,我看他在隊伍里張望,似乎猶豫不決。我向他招手。他頓了頓,撥開人群跑來。

            “謝謝你遵守約定!

            “……58,59,60!”他的小臉微微抽動。我猜不出他的心情。

            “明天課間操后,挑戰站立90秒,可以嗎?”

            “可以!彼椭^。他很少看我。

            拉鉤的時候,他遲疑著,我以為他不愿意。

            “疼!

            他伸右手給我看,紅紅的,腫腫的。和他的眼睛一樣。

            那天,他因寫情書給三年級老師的孩子被教訓。

            那天,我們用左手拉了鉤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后來的課間操,他沒有再來過。挑戰的記錄停在了60秒。我沒有刻意去找他。我希望他是自己愿意來。

            十一月,晚讀后夜幕沉沉。幾乎與我踏出教學樓同時,他撲進我眼中。他的確不白,那時,他和夜色別無二致。

            我叫他,他挪著步后退。我上前一點,他退得更多更快。他遠遠地盯住我,還是那么警惕。

            “你后來為什么不來了?”疑問被夜色吞沒,激不起任何回響。

            旁邊的學生漸漸圍過來:“老師他怎么了?我們幫你!”

            “明天課間操后你可以來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他可以!”有人幫他答。

            “她(指我)可以,我不可以!彼酉乱痪,沒了影蹤。

            那以后,我偶爾去班里聽課還能見到他。

            他在樓道里雙手插兜大搖大擺,把蘋果核踢得飛來飛去。上課總是不知道在哪神游,下課的準備動作一次比一次到位。

            他沒有情緒。他無視了我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出了教室,他完全是另一副樣子。他在校隊,足球踢得好。聽說三年級時體校來招人,看上了他這個好苗子,父母沒讓去。

            他寫作文:我最喜歡的科目是體育,我最喜歡的老師是體育老師。他沒寫“我最喜歡踢足球”,因為,這不是個“好”愛好。

            “這家伙每天都踢球,哪怕沒人要求、沒人督促,自己也要訓練自己。比賽時,又是那種死不服輸的主兒,好斗得不行!眻F友告訴我。

            我好奇。

            我去看他踢球?催^他截斷無果,落得個“五體投地”,也看過他臨門一腳,果斷而兇狠。

            少年臉上洋溢的快樂與自信,讓我熱烈地感受到“真”。

            我無比相信,那才是真的他。而多數時候,我必須把課堂上聲若蚊蠅的他,和球場上叱咤風云的他,重疊到一起。還有那個在我面前局促不安、數次逃跑的他。

            這樣格格不入的疊加,我狠不下心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我還是期待他的改變,哪怕一點點。

            “C終于開始好好寫作業了!……今天看見他作業我都驚了,你是沒見他以前的作業,那叫一個不堪入目!眻F友剛批改完C的作業,就馬上發來消息。

            而前一天我去聽課,他竟搶著幫我搬了凳子。我一字一句跟他說“C,謝謝你幫老師搬凳子”的時候,他停下了習慣性后退的腳步,直視著我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我記得,他淺淺地笑了一下,只有一下。

            破天荒。

            一閑下來我們就推理,這驚奇的改變究竟源于何處。

            十一

            他有好兄弟叫J,學習稍遜于他。呃,說白了就是倒二和倒五的鋼鐵情誼。

            “三人團伙惡性案件——我被罵了”中,涉事的也有J。J不知從何時開始主動幫我搬凳子,我每次去聽課,他都沖在前面,扛著凳子領著我。于是我順水推舟,給了他這個“贖罪”的機會和特權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J的語文作業也開始頻頻得“優”,團友和我輪番夸贊!笆邪司,C是受了J的刺激!蔽覀円恢抡J為。他是個爭強好勝的人啊。

            我總是在最后一排的空桌椅上聽課,每周都調座,我的同桌每周都換。

            其他位置的孩子也會邀請我去他們課桌旁聽課。C和J的位置換到后面的時候,他倆總是搶著把我的凳子搬到自己課桌旁邊。

            “老師,今天坐這里!闭f著把不大的桌面騰出一塊空地。

            在他們一次次的“贖罪”中,我確信,我已經忘了“被罵”的事。

            復仇,該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十二

            十二月,期末考試臨近。我出了近反義詞小紙條,給C、J和他們的另一位兄弟D做。約定每天找我取,取到小紙條的數量由背誦的正確率決定。

            他們會不會來,我心里沒底。說到底,我不是他們班級的老師,我也從來不說“你必須來”。

            如果你愿意,我會很歡迎。

            他們來了。每天三個人一起取走小紙條,第二天再換新的。有一天,只有J和D來找我取,解釋說C有事來不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幫C帶走小紙條吧,回去給他!

            他退出了嗎?我想過。

            我沒想到,課間操時,他跑向我,把填完的小紙條放到我手里。他奔跑的樣子,像極了初次找我“站立60秒”的樣子,像極了在球場上馳騁的樣子,那是他真的樣子,我確信。

            十三

            放假前一天,我在校醫務室偶然碰到C和J,他們在幫校醫整理醫藥用品。我有點驚訝。

            晚讀就要開始,J還蹲在崴腳的同學旁邊觀察著!癑,快走啦,你要給他治腳嗎?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C大笑,笑得燦爛,我從沒見過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以后想當醫生!盝出門的時候說。

            我把買的課外書送給他們,都是關于足球的。他們經常一起踢。C搶了本圖畫最多字最少的。嗯,符合他的審美,連“搶”的動作,也符合他“老大”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他好像變了,又好像什么都沒變。

            我看著他們跑進教室,在心里輕輕地說了聲:再見。

            那是2019年12月20日。

           。ㄗ髡撸悍哜,南開大學第21屆研究生支教團成員,服務于西藏自治區拉薩市達孜區中心小學。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彥龍
          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
          <track id="fji97"><menu id="fji97"><em id="fji97"></em></menu></track><cite id="fji97"><form id="fji97"></form></cite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ji97"><menu id="fji97"><em id="fji97"></em></menu></track>
            <ruby id="fji97"><meter id="fji97"></meter></ruby>
            <rp id="fji97"></rp>
          1. <video id="fji97"><menuitem id="fji97"><option id="fji97"></option></menuitem></video>

            <cite id="fji97"><address id="fji97"></address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source id="fji97"></sourc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