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wbr id="u1tef"><menu id="u1tef"></menu></wbr>

    <rt id="u1tef"></rt>

      <font id="u1tef"><tr id="u1tef"></tr></font>
      首頁 >> 志愿文化 >> 志愿感悟 >> 正文

      支教是一場與學生的雙向奔赴

       

      2022-08-03 15:27:00   來源: 中國青年網   

       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這一年的支教生涯,那大概是:支教是與學生的雙向奔赴。

      梁藝晨在講課

        藍天藍瓦,白云白墻,科左中旗蒙古族實驗學校在我心中留下了這樣一個初印象。在整潔有序的校園里,起初我的日子卻并不好過:忙碌,忙著安頓未來一年的“家”,忙著摸索工作內容,忙著認識學生;擔憂,憂于使用蒙語的學校環境,憂于自身教學能力,憂于繁重的教學任務。當熱情被現實痛擊,我一時找不到逃離的出口。幸運的是,不斷地有人向我伸出援手,帶我理順初入蒙校的錯綜復雜,助我在教師這個職業上越走越順?菽驹偕,我與這里的羈絆也變得難以割舍。

        學生們在學習成果上的回饋,讓我體會到專屬于教師的榮耀。

      梁藝晨在為學生開展冬奧主題班會

        我總是在課堂上扮演一個極其嚴苛的角色,不曾因為他們是學生而放低要求,不厭其煩地糾正他們的錯誤。每次看到有的人回答問題瑟瑟發抖時,我一陣心疼,但絕不能心軟。當學生們把教的內容吸收轉化為成績和學習習慣時,我慶幸,所有的“偽裝”還算行之有效。嚴肅只是我的盔甲,他們用真誠和細膩的觸角,直擊我內心中最柔軟的地方。

        我最喜歡的是學生們的眼睛。并不是因為眼神多么清澈,畢竟十四五年的人生總不是一帆風順,而是因為,他們眼中的情緒最為直白和濃烈。成績不理想時,即使嘴巴緊閉,眼神中的愧疚和不甘卻無法掩飾;得到夸贊時,即使面無表情,眼神中卻溢滿欣喜與自豪;分別時,淚水夾雜著不舍,從眼睛里噴涌而出……帶著些青春期的稚氣和沖動,他們的每一面都毫無保留地展現在我面前。我知道,他們已經把我當做“自己人”。

        “老師,你能不能別走?”這句話很簡單,卻訴盡了離別酸楚。

      梁藝晨課后為學生輔導功課

        從分別前夕開始,我發現學生間的氛圍不一樣了。課上,有些平時總抬頭聽講的孩子意外地埋下了臉,平時低頭的反而目光鎖定我;課后,宿舍門基本關不上了,外邊總會圍著學生,他們有些猶豫和局促,到嘴邊的卻只有“老師,你在干什么?”后來我懂了,埋著臉是為了遮住紅了的眼眶;抬頭是想再多看看我上課的樣子;宿舍門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,是他們掩飾對于分別的恐懼。盡管我用“撲克臉”偽裝,聽到他們重復著“老師,你能不能別走”這句話時,所有不舍還是如火山爆發般無處可藏。老師們的眼淚、學生的眼淚與我的眼淚不斷融合,沖淡了這一年的酸甜苦辣咸,只剩下我們共同創造的美好時刻。

        孩子們說情誼要持續十年,二十年,永遠。經歷了很多離別后,我難以相信有關時間的承諾,但這一刻,我選擇相信他們口中的期限,就如他們在這一年中對我的信任一樣。我們的愛,是雙向奔赴。

      梁藝晨和學生們在一起

        生逢盛世當不負盛世,生逢其時當奮斗其時。在支教歲月里,我經歷過無數次心力交瘁、健康狀況下滑、嚴重的失眠等,但拼搏之路怎可能一帆風順。每次回憶起來,卻是無盡的甘甜。

        支教故事已經收尾,但支教的精神將一直延續。無論未來我們身處何方,總會因這一年的四季、三餐和這場雙向奔赴而緊密相連。(北京化工大學第23屆研究生支教團成員梁藝晨)

      責任編輯:李彥龍
      美女扒开尿囗视频无遮挡

      <wbr id="u1tef"><menu id="u1tef"></menu></wbr>

        <rt id="u1tef"></rt>

          <font id="u1tef"><tr id="u1tef"></tr></font>